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南方周末:这一次赖声川说赖声川

2018-11-09 18:31:27
南方周末:这一次赖声川说赖声川 我们真正回台湾开始工作23年了。

因为我们学佛,所以只能证明一切无常,一般人都觉得是从有到没有,其实从没有到有也是无常。

年轻时候我喜欢画画,大学4年基本上都在玩音乐,然后对文学有兴趣,念英文系。

那时跟同学去租一些可能只上档三天的电影拷贝,再租放映室去放,收朋友一点点钱,大家就可以看到这些经典作品。

后来准备出国念书,申请了戏剧,戏剧可以综合所有的兴趣:音乐、美术、文学、电影。

有论文就可以了,或者是剧本,或者是小说。

我给的是小说,跟戏剧无关,对戏剧我真的一窍不通。

我们那个时期,戏剧这个行业是不存在的,台湾连剧院都没有。

根本没有任何一位年轻人,尤其男孩,要去念戏剧的学位。

那个时代的人都是念理工。

30年前出国很贵,40块钱台币才可以换1块美金,要赚多少钱才可以送孩子去念书?妈妈不反对我。

我跟乃竺申请学校,结果只要我们两个都中的,一定是戏剧,老天就自动把其他的路给涮掉了。

我跟乃竺1978年7月结婚,9月到美国,10月存的钱被人家盗了。

本来可以在美国活两年的,突然都没有了,就疯了。

我们把钱放在一个我们认为可靠的朋友那里,他应该是恶性倒闭了,这个人几十年了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第二年我拿全额奖学金,我们一面打工一面读书,过得很开心。

读了五年,在学校得了很多奖,导戏得了一个学校奖。

我写了一篇论文,是我博士论文里面的一章,关于奥尼尔,上了美国的一个学术刊物 那个刊物是教授发表论文的地方,那时候我还没拿到学位。

大概到第三年,我已经在教课了。

一个老师要我跟他合开一个课,关于剧场跟仪式的,我说我不够资历,他说没关系,我们就真的开了。

1983年,我拿到学位。

这里面还有一个事情一定要讲。

那时我成绩很好,留在美国不是问题。

第四年的夏天,我们生了老大,她很小,家里很吵,我就跑出来念书。

我学舞台设计的,在舞台设计教室,一堆书几天之内要看完。

窗户外面是一个草丛,然后就是一条路。

夏天窗户开着,有一天听到有两个人在讲中文,一男一女 这个没什么了不起,加州讲中文的人很多。

到了我窗外,就是几米的距离, 赖声川 ,讲到了这三个字,我头就伸出去,他们两个人看着我,不认得。

都愣在那里,很尴尬,然后我说,刚刚是不是有人说我名字。

你就是赖声川?对不起。

那个男生就讲,这个女生在中西部学戏剧,夏天来柏克莱参观,带她过来看戏剧系,刚刚逛到这里,说这一栋好像是戏剧系的办公室,听说有个台湾来的研究生在这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